晰颜丿

(晓薛)【求助】如何追到男神,在线等,挺急的!

1.论坛体,只想发糖,巨型ooc现场

2.梗源来自空间

3.ID大部分都是引用的我朋友的cn,请不要拿去乱用


以下正文


【求助】如何追到男神,在线等,挺急的!


1L虎牙小甜甜:我是楼主,如题,想追男神,他是个实验室理工男,985博士在读,我和他同校,在读研究生,文科。


2L鸽子亓湫:抢个沙发。恕我直言,楼主有什么想不开的要追理科男,还是博士,简直反人类好吗,我劝楼主放弃吧。


3L言潼潼潼潼:嗯……楼主加油?单身不予评价。


4L未成年白晚笙:哇!理工男,是我平时常见的那种吗?那楼主的口味有一点点重呀,理工男当男神,看上的他的才华?不应该吧,楼主你醒醒,还是个文科生!


5L山梦不想努力:现在连理工男都有女孩子喜欢了,为什么我还没有对象?暴风哭泣,不用管我,让我原地去世吧。


6L我爱c语言:你们对理科生是不是有什么误解,这里理科生本生(虽然是女的),求求你们不要对我们再有偏见了!顺便,我也想要有人追。


7L虎牙小甜甜:你们好快啊……不是,我是男的啊,我没说吗?然后,都说了是男神了,当然是长得无敌好看啊!就是那种穿着白衬衣,斯斯文文,温柔学长!虽然有点老干部,但是还是很奈斯啊!平时对我也很好!


8L欧皇阿彧:楼主花痴现场……我隔着屏幕怎么都感觉到了满满的粉泡泡?还没恋爱就一股酸臭味?


9L鸽子亓湫:等等,楼主是男的,男神也是男的。啊!!!看楼主的描述学长简直就是斯文败类本类了,别拦我,我要写文,斯文败类学长攻x傻白甜学弟受,妈呀!太可爱了吧!


10L晰颜只想学习:老亓你醒醒,看看自己的ID,你除了咕咕咕就只会咕咕咕,我信了你的邪。我们是不是楼歪了,不是帮楼主追学长吗?


11L山葵葵不开花:emmm……要不你把学长约出来试试?楼主说男神平时对你挺好的,那你们应该挺熟的吧,可以多一起出去玩玩儿,增进感情?


12L烟花要炸了:楼上太小女生了吧,两个大男人,没事儿出去约会怎么都怪怪的吧。而且男神还是个实验室理工男,有这个时间估计人家更愿意做实验。


13L桃夭:楼上好直男?我觉得没问题啊,两个男的怎么了,还不能一起出去了?楼主可以看看男神有什么喜欢的东西,可以送给他啊,就送点小东西就行了,意思到了就可以了。


14L白兔糖:我怎么觉得你们的办法不靠谱呢,感觉楼主被坑了,我劝楼主还是别听他们的,顺其自然,这样做了说不定男神还觉得你做作。


15L我想静静:你们的办法可以在小女生一点吗?两个男的,你们不觉得约出去送个小礼物很尬吗?


16L未成年白晚笙:所以楼主准备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。


17L言潼潼潼潼:楼主不会真的去了吧,我觉得不行,如果我是男神我会一脸蒙逼,这学弟怕不是有毛病。


18L山葵葵不开花:不是吧,你们真的吧楼主坑进去了,楼主快回来!


19L山梦不想努力:楼主别忘了后续。


20L虎牙小甜甜:我回来了。方法我试了……然后……


21L鸽子亓湫:啊!楼主你为什么忽然停下来,到底怎么了,你倒是说啊!逼死强迫症系列。


22L欧皇阿彧:我似乎从楼主的省略号中感受到了结果并不太好。


23L晰颜只想学习: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,男神什么反应?


24L虎牙小甜甜:你们别急啊,我慢慢跟你们讲,男神反应吧还好,结果就……你们自己看吧。


25L虎牙薛甜甜:就是,我昨天晚上约男神出去吃饭,你们不是叫我买他喜欢的东西做礼物吗,我就买了xv最新款的猫型巧克力(之前他微博转发说可爱),当时还在想男神怎么这么少女。他问我怎么买这个,他不喜欢吃甜的,以后不要乱花钱。我说看你微博说可爱以为你会喜欢就买了,而且就算不喜欢甜的尝尝也可以嘛,没必要亏待自己。他说他只是觉得有人会喜欢,转发给别人看的,而且也没有亏待自己,他现在做实验的试剂都是自己买的。我就随口说了一句,试剂才值几个钱啊。他轻轻一笑,用一种无知的少年啊的表情,“一颗也就三四十万吧。”


26L白兔糖:xv的猫型巧克力!那个真的巨好看呜呜呜!我也超想吃!什么有钱人啊,一盒7000+,男神不吃可以快递给我吗?


27L未成年白晚笙:我也想吃!小叔叔舅舅小阿姨快给我买!


28L言潼潼潼潼:不买,下一个。


29L鸽子亓湫:不买,下一个。


30L晰颜只想学习:不买,下一个。不是,你们没发现男神更有钱吗?三四十万一颗的试剂,自己买!!!万恶的资本主义!给楼主默哀。


31L我想静静:看到xv的猫型巧克力就觉得楼主太有钱了,看到他男神,真的,就三个字,打扰了!是我不配,我根本不配看这个贴。


32L欧皇阿彧:所以楼主又去哪儿?不会被男神打击得自闭了吧。


33L山梦不想努力:我觉得很有可能,楼主,要坚强啊。


34烟花炸了:理科男已经够可怕了,有钱的理科男更可怕。


35L虎牙小甜甜:好的,我觉得我需要冷静冷静,彻底震惊了!刚刚问了之后才知道,他家是隔壁省的开发商,他对生意没兴趣就给他弟弟去做了,因为我家也是做这个的,我就去问了一下我爸,我爸一脸蒙逼,你怎么和他们家儿子联系上了,他爸和我爸是同学,关系特别铁那种。你们这么早就认识了,怎么不给我俩定个娃娃亲啊!省的我一次这里追人漫漫长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


36L白兔糖:啥???万恶的资本主义!你们都是什么有钱人?


37L言潼潼潼潼:你或许可以说服他和你在一起,这样就可以买更多的试剂了。


38L山葵葵不开花:笑死,楼上也太真实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
39L欧皇阿彧:你们不应该心疼一下楼主吗?我觉得这次他彻底自闭了。


40L未成年白晚笙:我觉得还可以吧?之前你们门当户对哈哈哈哈哈哈。


41L烟花炸了:楼主真可怜。


42L晰颜只想学习:求个后续啊,楼主别放弃。


43L鸽子亓湫:我觉得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,暗中观察……


44L虎牙小甜甜:我今天又双叒叕约学长出去了!我跟他说他们说我配不上你,又没有共同语言肯定追不到你。男神疑惑的问我,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?我彻底懵了,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,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是穿越了吗?男神看我一脸呆滞,伸手摸了摸我的头,笑了笑,不然我为什么收了你的巧克力,还舍弃这么多做实验的时间出来陪你啊,你们文科生都是要说在一起才算在一起吗?而且巧克力的微博是专门转给你看的,我记得你最爱吃甜,还说以后给你买呢,你倒好,先给我买了。所以,男神是觉得我们早就在一起了,只有我改天真的以为我还在追他???这是什么操作啊?


45L鸽子亓湫:妈呀!你们这是什么神仙爱情?太甜了吧!!!我也想要啊!


46L白兔糖:这神转折,我居然觉得男神好撩啊,这波操作太sao了吧!我给满分啊!


47L烟花炸了:太甜了,我要表演一个原地爆炸!


48L山梦不想努力:我还能说什么?又双叒叕是狗粮,单身狗哭了。


49L山葵葵不开花:我就祝个99吧,楼主太不容易了。


50L未成年白晚笙:99


51L言潼潼潼潼:99


52L晰颜只想学习:99



【晓薛】卜算子

1.转世,师徒
2.BE
3.人物属于原著,OOC属于我
[这刺眼的火红,能否镌刻入那人的心,是成了他心头的朱砂,还是地上的鲜血。]
       那小侯爷府今日可是好生热闹,全府上下,张灯结彩,满目的红锦映得侯爷府一片喜庆,来往的婢女更是忙的不可开交。今日,是小侯爷大喜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 侯爷府外更是攘来熙往,王侯贵族纷纷赶来道喜。门口穿着一身火红锦袍的男子正是小侯爷。金线刺绣,腰间白玉,亦或是头上的金冠,无一不叫嚣着他的高贵。他正在迎接前来道喜的宾客,时而和熟人寒暄几句,似乎诉说这迎亲的欢喜,却没有人看到他眼底的冰冷,如寒渊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 城外,是连绵不绝的青山,沿小路一路而上,拨开翠绿的竹林,有一座小屋,有一人坐在门外,身着如雪,头顶戴着道冠,其余的青丝随意的散落在身侧。是一位道长,气质不凡,如清风拂柳,如明月皎皎,只可惜眼上覆着三指白绫――他看不见。
      他抱着两把剑,望着通往山下的路,最后也只有一声叹息。那两把剑,一把通体银白,剑柄上雕刻着霜华,宛如这位道长一样温润。反观另一把剑,通体玄黑,剑柄上嵌着一块血红的宝石,染发着难以压抑的戾气和邪气,是一把凶剑。他轻轻抚摸着凶剑,就像对至爱的恋人,如果他双目还在,深情的爱恋应是溢满了他的双眼,凶剑似乎感受到他一样,竟收起了浑身的邪气,温顺得接受他的抚摸。
       他起身,将银剑放置一边,提起凶剑走进了竹林,舞剑。即使是用此不详之剑,剑招仍是礼让三分,点到为止,剑气扫过竹林,竹叶散落了一地。

[这无尽的岁月,能否再回溯那遥远的流年,让我再借一次你的回眸。]
       “今夜这花灯节,不知先生可愿意与学生同游?”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先生,我们去放花灯吧!都说把愿望写在花灯上,流进大海,愿望便会实现了!”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少年伸手拉着他便向河边跑去,若他未失明,定能看到那少年明亮的眼睛里倒映的只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  “先生知道我写了什么愿望吗?”两人站在桥上,少年靠在桥上,用说托着腮,看着河里一盏盏花灯顺着河水漂向远方。
      “噗嗤,不是说愿望说不来就不灵了吗?”他被少年逗笑了,伸手揉了揉少年柔软的发顶。
     “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
     “阿洋这是有心上人了?好事,好事。下次带来给为师见见吧。”
     “先生,我心悦你。”
     “阿洋这是……何意……”
     “晓星尘,我,薛洋,心悦你。”少年转身拉住他的衣袖,满眼坚定,一双桃花眼撒满了揉碎的星辰。
     “薛洋……”他藏在衣袖中的双手微微颤抖,最后紧紧握住,他抬手甩开了少年的手。
     “简直胡闹!”转身离开,没有一丝留恋,只剩少年仍站在桥上,任由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他身边来来往往。

[这荒唐的姻缘,能否一刀了断,可若这是你想要的,我又如何会不给。]
     “晓星尘,我上一世苦等,却身消魂死,难得求来来世,才再寻得你。晓星尘,你看看我!你总说救世,你救救我啊!”
     “薛洋,上一世你我是仇人,本就不可能,谈何救你。这一世你不仅没有断指,家庭也美满,又何需我救你,没有必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。回去吧,小侯爷,朝廷和你家里都需要你。”
     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晓星尘,这是前世你送我的。”
      “不过是引用先人的诗词,是你太当真了,而且诗词从来都是给他的,与你无关,何必如此一厢情愿。”晓星尘转身走进了屋内,“你我还是江湖不见为好。”
      啪的一声关门声彻底打碎了薛洋所有的爱恋,这颗真心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笑话,都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,他跪在地上失声痛哭。
      屋内人看不到屋外人心碎,屋外人见不到屋内人落泪。这一门之隔便断送了两人前世今生的所有恩怨。

[我心似君心,却负相思意。]
      “一拜天地!”新人红衣灼灼。
      “二拜高堂!”双方父母眉目含笑。
      “夫妻对拜!”他突然定住了,抬头环顾台下的宾客,他果然没有来。喜婆在旁边轻轻推了推他,让他回过神来,他摇摇头,对着新娘,完成了这沉重的最后一拜。
      “送入洞房!”薛洋牵起新娘的手,被喜婆带着往里走,临走深深望了一眼城外的方向,满眼悲怆,转身,留下碎了一地的爱恋。
      “君心不曾似我心,负我相思意。”

      “唰唰唰――”剑招不似之前的温和,反而充满里戾气,每一招都快准狠,大片的竹子被横腰斩断,一片狼藉。
      “咚!”他终是体力不支跪倒在地上,剑落在地上,他双手撑着地,心头像巨石压着一般,压迫得他喘不过气。
       他伸手去弄身旁的剑,锋利的剑锋划破了他的手,他却如感觉不到疼痛一样,竟紧紧的握住了它,把它抱在怀里,犹如至宝。眼上的白绫染上了鲜红,血泪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砸在地上,像极了城中的红绸。
      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。此水几时休,此恨何时已。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心似君心,却负相思意。”

emmm……又BE了,但是道长还是喜欢洋洋的,但是这一世洋洋出身贵族,又有父母,很多都局限了洋洋自由,可是洋洋不懂,但是道长懂,他不能让洋洋和他的家人陷入困境中,所以才狠心逼走了洋洋。

道长说得诗词从来都是给他的是说义城洋洋还没有掉马的时候,反正就是狠话嘛,道长是把他们当一个人的,都是洋洋,但是只有这样才能逼走现在洋洋,所以……emmmm……就……就这样吧。

【晓薛】飞鸟

【晓薛】飞鸟
1.飞鸟症(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,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。若是自杀,便会飞出白色的鸟,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。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,白鸟便会消失,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。如果及时认出来了,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,既死者复活。)梗,第一次写,不太了解这个的具体,有漏洞别太介意
2.刀子预警BE
3.上帝视角(主道长视角),应该会再开一个洋洋视角

以下正文

       晓星尘从未想过自己会再次醒来,不是转世,而是复生。重回人间的他也发现已是多年过。物是人非,大概是最适合不过的形容词。就连自己也与从前不一样了,再次醒来,自己竟然恢复了光明,灵魂稳固,灵力满盈,根本不像碎魂死过一次的人,他想不通,他不在的这些年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 再次醒来,在他身边的除了宋岚,还多了魏无羡和蓝忘机,按辈分来说他理当叫他们师侄。自己想弄懂的事情,似乎也只也只有他们能解答了。宋岚无法恢复人身,依旧是凶尸,但魏无羡补上了他的舌头,并把控制的权力交于了晓星尘,也算是还了他自由。而阿箐,那个被自己连累的,无辜的孩子,也已经补全了魂魄转世去了。至于另一个人,他们只说已经死了,晓星尘也不愿提起,他成了一道让人顾及的疤。
     “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
     “都过去了,过去的事不必再提。”他不想再提起那段往事,那段又美好又荒唐的往事,不过是一场海市蜃楼甜蜜的假象而已,是自己陷得太深,是他太狠毒。
        两位师侄邀他去云深不知处修养,宋岚也邀自己一同夜猎,但他都拒绝了,留在了义城,即使复生,也终究不再是从前,清风明月和傲雪凌霜终究也成了前尘往事,而自己心中的疑惑也只有自己才能找到答案。
      时隔多年,当年成了死城的义城也重新有了人烟,甚至比以前更加繁盛。他依然住在义庄,是习惯,还是放不下,无从知晓,心中那一团乱麻,剪不断,理还乱。
       他没想过,会再次遇到他――薛洋。他们说他已经死了的时候,他是不信的,都说祸害遗千年,他这样十恶不赦的人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去,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。
     “道长,别来无恙。”他看着晓星尘,歪头露出一副纯良无害的样子,标志性的小虎牙也露了出来,似是一个邻家少年,但是晓星尘知道隐藏在他背后是一双致命的利爪,他不禁握紧了手中的霜华,皱眉盯着他,“薛洋,你还是一点都没变。”
 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,一点都没变?道长你现在可不瞎了,瞎的是我,我也只有一只手了,道长看不出嘛?还是说复生一次,道长也学会了落井下石。”
听他这么一说,晓星尘才注意到他空荡荡的左袖和没有焦点的双瞳,“薛洋,你究竟还想做什么!”
     “没什么,就来看看道长你过的好不好。”他舔了舔虎牙,寻声向晓星尘走来,那样的速度和坚定的步伐让人不敢相信他是一个瞎子。见他越来越近,晓星尘也猜不出他究竟有什么阴谋,霜华出鞘直指薛洋腹部。
     “咳……”霜华直直穿过了他的腹部,鲜血顺着霜华低落在地上,一时间两人都不知如何开口,晓星尘收回剑将上面的血迹甩掉。
     “为何不躲?”
     “道长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,又是同样的位置,刺这里可是不会致命的,你应该刺这里。”闻言,他用手指指指自己胸口,“道长,你也还是一样,一点都没变。”一阵光阵,他消失在了晓星尘的视线里,是传送符……
       自那天以后他便再也没见过薛洋,大概是那一剑真的太疼了吧,晓星尘摇摇头,那个人极能忍痛,又怎么会在意这么一剑,怕只是不想再见自己罢了。晓星尘突然惊觉,自己怎么又想到了他,果然还是被他迷惑了太久了吗?自己居然也会替他说话,晓星尘忙甩掉刚才的想法,那个人应是自己的仇人才对。
这义庄,终还是只剩晓星尘一人了。别说人,连活物也极难碰到一个。那只白色飞鸟,是他别过薛洋后,在义庄见到的第一个活物。
       飞鸟是他擦拭霜华是落在他窗台上的,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他,似乎并没有对人的危机感。起初,晓星尘并没有在意它,可是飞鸟似乎是认定了他一般,自他飞来之后竟从未离开过义庄。刚开始,飞鸟只是落在房梁或者桌子上看着他,日子久了些,似乎是熟了,便追着晓星尘,甚至直接落在他肩头。都说万物皆有灵,大概它也如此吧,晓星尘伸手顺了顺它头顶的羽毛。
       说这飞鸟有情,还真是有凭有据。比如前几日夜猎,那魔物亦是难缠得很,也不是等闲之辈,夜间更是迷雾重重,这魔物神出鬼没,晓星尘不禁握紧了霜华,提防着魔物的偷袭。突然,一阵尖锐的鸟鸣从身后传来,晓星尘提剑转身挥去,整整砍中那魔物,见它已受伤,晓星尘更不敢松懈,一连贯的剑招招招命中要害,不多时,魔物便没有了声息。又比如某次晓星尘去义城买菜,不过是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大汉,那人不仅不接受他的道歉,甚至羞辱他道你一个道士竟去女子一样娘兮兮的,长得还挺水灵,不如跟我回去,服侍本大爷,也比你现在这般来的好。对于这种人,晓星尘自然也是不愿与他过多理论,但立他肩头的飞鸟却忍不住,直直冲向那人,对着他的脸又是啄又是抓,飞鸟又身轻灵活,那人又抓不住它,便灰头土脸的跑了。
       日子一天天过去,这飞鸟已经在晓星尘身边生活了快一个月了,晓星尘也习惯了它的陪伴,他想以后这义庄大概也只有它会陪着自己了。晓星尘总觉得飞鸟身上有一种熟悉的气息,可是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,只是潜意识告诉自己,他和飞鸟原本就该是认识的。明明知道它只是一直鸟而已,却还对它抱这一丝期待,真是可笑至极。
       今日,晓星尘发现飞鸟竟不在屋中,实在是反常,突然一阵心慌,甚至有一种飞鸟将会的想法,不,它从未离开过义庄,它不会离开,压抑这内心的慌乱,他决定出门寻找飞鸟的下落。其实很好找,晓星尘出门便看到飞鸟落在门口的桃花树上,白色的羽毛在粉红的桃花中格外明显,不知为何,明明已经找到它,心中的慌乱不仅没有平静,反而变本加厉,压得他快喘不过气,他觉得飞鸟是要和他告别了。
       他慢慢走近桃花树,才发现飞鸟一反平常,竟背对这他,他开口,却不知如何称呼一只飞鸟。似乎是感受到他的气息,飞鸟转过身来,一如它第一次飞到自己窗上,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。突然,晓星尘愣住了,他竟然投过飞鸟,看到薛洋站在自己面前,一袭黑袍,没有断臂,没有眼盲,那双清澈的眼睛里似乎装满了星辰,他突然笑了,眉眼弯弯,一对稚气的小虎牙也露了出来,那里还有什么戾气,这分明只是一个阳光的少年郎而已!
     “道长,我想吃糖。”
       晓星尘伸手,想拉住他,突如其来的迷雾却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     “薛洋!”晓星尘突然清醒,警觉自己竟魔怔了,他环顾四周,依然是义庄,依旧是桃花树下,只是刚刚花开满树的桃花竟凋零了个干净,一地桃花,刺红了他的双眼。飞鸟!对,他是来找飞鸟的!只是,那里还有飞鸟,剩下的,不过是夹杂在桃花中的羽毛,那白色的羽毛在一片桃红中甚是刺眼。他蹲下身,颤抖着将羽毛一片片拾起,轻柔得抚摸着,“薛洋,是你吗?”
       他不敢相信,那只飞鸟,竟是薛洋。当年在义庄陪他的小兄弟是他,如今陪他的飞鸟也是他,自己最无助时,陪伴自己的竟然都是他!可惜以后,不会再有他,也不会再有人陪着他了,这义庄终是只剩他一人了。
     “阿洋……”

刚刚排版没弄好呜呜呜,删了重来了
最后道长还是认出了飞鸟就是洋洋,可惜已经太晚了
爱看我文的小可爱们呜呜呜

【晓薛】离婚(七夕贺文)

1.现代,律师晓x主播薛
2.大型ooc现场
3.排版有漏洞,这是标签的锅,下次用wps
4.七夕快乐呜呜呜!!!
      “晓星尘,离婚吧。”薛洋含着棒棒糖看着对面整理资料的晓星尘,嘟着嘴似乎很不耐烦的趴在桌子上。
       “别闹。”晓星尘抬头推了推眼镜,伸手揉了揉薛洋头发,有利于忙着翻阅桌子上的资料。
       “我认真的!”薛洋一拍桌子蹭地站起来,双手撑着桌子,死死地盯着晓星尘,“晓星尘,你每天就知道工作工作,烦不烦啊?我不比工作重要吗?别人离婚你也要管,关你屁事!我忘了,你可是晓大律师,今天你管别人离婚,那我就让我们离婚!”闻言,薛洋直接转身回了卧室,重重地把门摔上了。
      晓星尘无奈的摇摇头,把手上的资料整理成一堆放在桌上,反手撑着脸,自家小朋友又双叒叕闹小脾气了,这次该怎么哄他呢?
       过了一阵,听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,晓星尘轻轻推开了卧室的门。薛洋着戴着耳机打游戏,看样子应该是在直播,晓星尘忍不住笑了,说好的马上离婚呢?薛洋全身照都投诉在了游戏上,哪里听得到动静,晓星尘都站在了他身后都没感觉。
     “阿洋。”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“阿洋。”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见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,晓星尘伸手把耳机从薛洋头上取了下来,“阿洋。”
      “晓……唔……!!!”薛洋被突如其来的吻惊得愣住了,任晓星尘肆意攻占口腔,眼角渐渐染红,眼中浮现出一层水雾。
      “晓星尘……”
      “嘘。”没等薛洋开口说完,晓星尘就用食指抵住了他的唇,抬头看了眼已经混乱成一片的弹幕,勾了勾嘴角,伸手把直播关了。
       “阿洋,别人离婚,这是我的工作,你要和我离婚,这是家事。”晓星尘一把把他抱起来扔在床上,俯身压了上去,“和我谈离婚,太吃亏了。”晓星尘一只手锢住他的双手压在头顶,一只锢住他的腰,“我除了恋爱,就没什么想和你谈的。”不等他反应,直接封住了唇。
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白日宣淫,流氓!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只对你,乐此不疲。”




赶上七夕的尾巴呜呜呜,怪我太懒了呜呜呜,七夕当然要吃糖啦!!!我们要甜甜的!!!

占tag致歉,一个晓薛大纲

未来科技设定
是把刀,BE,中间有糖
研究员晓x暗恋多年伪装成人工智能机器人薛

小星星是研究人工智能的研究者,他们研究者开发了一种女友(男友)机器人,从中选了一批送给部分研究员家里观察,以修补漏洞,小星星就是其中一个。洋洋是读书时就一直暗恋小星星,但是小星星不知道,甚至不知道洋洋这个人,瑶妹作为研究院的投资方,又是洋洋的好友,洋洋就去找瑶妹,然后和送到小星星家的人工智能掉了包。小星星以为洋洋是人工智能,就住在一起,然后各种发糖。

洋洋带病设定(癌症),他去找瑶妹是觉得自己喜欢小星星这么多年,他却都不知道自己很不甘心,想让小星星记住他。结局洋洋去世了,而小星星也知道了真相,陪了他这么久的根本不是人工智能,而是一个喜欢了他多年的少年。

可能这个设定里洋洋有些自私,明明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,又硬生生的闯入了小星星的生活。他觉得小星星只是把他当人工智能来观察,却没有想到小星星会真的喜欢他,最后让小星星一个人过完余生。

大概七夕贺文写完就开这个坑吧,七夕先发糖。

(晓薛)【求助】和自己学生的家长发生了关系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!

1.晓薛,中间夹杂忘羡,曦瑶,澄宁(宋我预警)
2. @亓湫 找他要隔壁曦瑶贴
3.两个傻子的深夜联文,大型ooc现场
【求助】和自己学生的家长发生了关系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!
L1今天吃糖了吗:如题,楼主在校大学生,为了学分不得不出来做实习,于是做起了家教,在教一个初中小女孩儿。前两天一不小心和她小叔叔滚了床单,明天还要去给她补课,现在我该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!!!!(表面稳如老狗,其实心里慌的一比!)

L2醉生梦死:沙发!前排吃瓜!

L3街旧草木存:年度大戏????(吃瓜)

L4忧郁天使:楼主应该不大吧,居然和他小叔叔滚床单?这也能一不小心?女孩子难道不应该洁身自好吗?她小叔叔也是,老牛吃嫩草?都这样了楼主还想怎么样?继续去补课?就为了补课费?你这样和出去卖有什么区别?

L5王皓轩圈外女友:楼上直男癌无误,举报了吧,话说楼主呢?坐等楼主。

L6今天吃糖了吗:我就去喝个水,你们就???四楼嘴巴放干净点儿,信不信割了你舌头?我有说我是女的吗?我男的,大二,他小叔叔其实是和我同校的大四学长,我们认识,就平常见面打打招呼那种。前两天,他发小回国,他喝多了,我替他侄女儿去接他。(那小瞎子还说什么女孩子晚上出去不安全,就她那样子,鬼才看得上她,呵!)然后就……你们懂的。

L7社会你情姐:我仿佛闻到了基情的味道?床单都滚了,还在这儿bb什么?你们快去结婚,九块钱我给你们出!

L8忧郁天使:楼上腐女真可怕,两个男的真恶心!

L9夷陵撩祖:两个男的怎么了?楼上真肤浅。楼主别怂啊,你对她小叔叔有什么想法没有啊?晚上去接他?你为什么晚上还在他家?她小叔叔人怎么样,说不定他早就看上你了,专门等着和你滚床单呢。像我和我家那个,当初我使劲撩他,他还特别高冷,结果他后来跟我讲早就看上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!

L10沉吟至此: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不要脸啊!楼主你怎么想的?你和她小叔叔要是都没有那方面的想法,就这么过去呗,家教肯定不能继续做了,听你说的你们在学校也不是特别熟,避开他点儿也不会尴尬。

L11含光君:魏婴,不可。

L12老宋的小可爱:楼主你很眼熟啊,我不会认识你吧?

L13不死魔女:楼主你继续啊,一看故事就不会这么简单。

L14梦中身是客:就是,楼主你快回来啊!

L15今天吃糖了吗:好了好了,我回来了。魏无羡,我知道你不要脸,你给我闭嘴!和你家蓝二哥哥天天去吧!她小叔叔,就简称x吧。本来我和他在学校不是很熟,后来我给小瞎子(她侄女,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她居然叫我小姐姐!简直眼瞎!)做家教才渐渐熟络起来。他人挺温柔的,长得好看,气质也很好,对谁都特别好,在学校里也是小有名气的人。他们家就他们两个,又离学校比较远,他就让我暂时住在他家,说这样也方便小瞎子问问题。他对我挺好的,知道我比较喜欢吃甜的,他就天天给我糖,说是帮小瞎子的补课的加班费。不过他对谁都特别好,我没见过他同谁发火过,他应该……对我没有其他想法吧。我对他啊,我也不知道,就觉得他挺好的吧,我又没喜欢过人,我怎么知道!但是我又不想就这么结束了。

L16伸手摘星星:你个坏东西!我才不是小瞎子!谁叫你留了长头发!你那天去接小叔叔没回来居然是……!!!你对我小叔叔做了什么!老娘一杆杆duo死你!

L17醉生梦死:楼上是侄女儿???woc!刺激!

L18不死魔女:哇,楼主是要掉马了吗?!

L19傲雪凌霜:那天你来接他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?怪不得他这几天都心事重重的。他不是那种随便的人,你和他好好谈谈,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他。

L20老宋的小可爱:啧啧啧,看来我没猜错啊,还真是你们两个。顺便表白楼上!楼上是我的!抱抱!

L21傲雪凌霜:说正事呢,别闹。

L22伸手摘星星:宋哥,嫂子你们两个别秀了呜呜呜,小叔叔都被坏东西带坏了!坏东西还抢我糖,还说给我补课太累了,太过分了,小叔叔又不是没给他工资!坏东西!小叔叔才不会看上你这种人呢!你肯定在骗人!

L23夷陵撩祖:哟,我说是谁呢?居然是你个小流氓!我好歹也是你学长,你就这么对我?太过分了!蓝二哥哥你看他!

L24含光君:魏婴,别闹。

L25沉吟至此:妈的死给!我也知道是谁了,你们还是说开了吧,免得尴尬。

L26白衣少年:阿澄,不生气。

L27沉吟至此:我没事儿,阿宁。

L28夷陵撩祖:师妹,还好意思说我,把我家白菜拱了还凶我,太过分了!

L29白衣少年:学长,你别这样,当初其实是我……

L30夷陵撩祖:嫁出去的白菜泼出去的水啊,胳膊肘都往外拐了!师妹,你还我善良可爱的温宁!

L31沉吟至此:魏无羡!你闭嘴!阿宁,当初我是自愿的。

L32白衣少年:好啦,我知道了,阿澄不生气。

L33今天长高了吗:成美,自从你去他家做了家教,你跟我聊天三句不离他,你和他滚床单回来我还觉得你挺高兴的,还敢说对他没想法?这么怂可不像成美你的作风啊。还有你居然是被压的那个,崽儿啊,阿爸对你很失望。

L34霜华:楼主怎么知道他对你没想法,万一他也没想好怎么跟你说呢。

L35今天吃糖了吗:小矮子你别叫这个名字,太娘了!谁对他有想法了啊?我怎么知道他对没想法,废话,他个中央空调,对谁都好。这不是重点!重点难道不是我们滚床单了吗?而且他都没有一点表示,被压的不是他就不知道腰有多疼是吧?

L36夷陵撩祖:我知道!腰不是一般的疼!蓝二哥哥都不知道心疼一下我呜呜呜!

L37含光君:心疼,天天。

L38夷陵撩祖:不……不要啊!

L39今天吃糖了吗:……算了算了,我不管了!又不是我的错,他也没来找我,家教我也在他家做了,烦死了!啊! ! !

L40今天吃糖了吗:woc他给我打电话了!

L41老宋的小可爱:我仿佛已经看到了结局。

L42老宋的小可爱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(队形↓)

L43傲雪凌霜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

L44夷陵撩祖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

L45含光君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

L46沉吟至此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

L47白衣少年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

L49社会你情姐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

L50伸手摘星星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呸!我小叔叔才不会和坏东西在一起!

L51今天长高了吗:我已经和二哥在一起了,成美,你加油。

L52霜华:我们在一起了,谢谢。